http://www.markcarpender.com

参与该公司B轮融资

  这件事最直接的后果有两点,一是导致乐视体育资金紧张。缺钱的乐视体育,在体育赛事版权市场,先后失去了亚冠、中超等核心版权,世界杯更是一场没播就折价4000万元卖给了李泽楷,随后与ATP的五年版权合同也已终止,辉煌时期加入的体育圈名嘴黄健翔、刘建宏也先后离开。

  也就在此时,乐视的七大生态系统乐视影业、乐视超级电视、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金融、以及乐视网成形,其中乐视网最高股价已经飙到179元,市值达到了1700亿的巅峰。

  于是,2016年4月,乐视体育又获得了80亿元B轮融资,这轮融资由海航资本、中泽文化联合领投,天弘基金、中金前海等20多家机构跟投。完成B轮融资后,乐视体育估值达到215亿元,相较A轮28亿元的估值,估值涨幅近8倍。

  2016年4月至6月,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乐视体育分多次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控股打款约42.67亿元。这部分资金流出得到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签字同意,并被贾跃亭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

  业内人士告诉投中网,乐视体育的失败,归结为三点:“股权结构混乱;资金漏洞,使其失去了很多版权,平台丧失了竞争力;管理混乱。”

  同样做法的还有王思聪。“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持有股权价值贬值,投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2018年11月10日,乐视网披露的公告中,作为乐视体育的重要股东、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已经发起仲裁,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 万元。

  今年6月6日,字节跳动向虎扑投资了12.6亿元,拥有了后者30%的股份。先前,字节跳动已经获得了NBA短视频等权益,明年,腾讯手上的NBA版权即将到期,字节跳动无疑会发力抢夺这项热门赛事。

  2015年,乐视体育进行首轮融资,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方,出资2亿元,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出资约1.2亿元,并以约2.5亿元接下万达A轮的2亿投资,至此,王思聪合计出资约3.7亿元,乐视体育的估值为28亿元。

  2018年夏天,优酷成功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的转播权,6月14日晚的世界杯揭幕战拉动优酷移动端用户增长日环比近160%,整体日活用户环比增长20%左右,世界杯直播观看人数超过1200万,创造优酷平台直播历史新高。同年7月,优酷背后的阿里完成了对苏宁体育的战略投资。

  那么,投资者该如何理性看待“业绩比较基准”指标?对此,于康建议,首先,投资者要知晓“业绩比较基准”并不等于实际收益率,仅是理财产品设定的未来目标,存在收益不及预期的可能性。其次,投资者可关注产品净值表现及产品投资的运作情况,了解资产质量变化、投资策略变动、资产组合调整对产品收益的影响,初步理解产品收益涨跌的原因并对产品收益的后续走势有一定程度的认知。最后,在关注产品净值表现和运作情况的同时,投资者还应更多地结合自身流动性需求和投资风险偏好选择适宜的产品,以达成自身的投资目标。

  “体育从来都是一门好生意,美国已经验证了。矛头直指乐视体育原管理层。体育依然吸引着不少公司。即便乐视退场,在投资人看来,二是引得参投机构发起了仲裁。乐视体育一家核心股东当时以此为由对乐视体育进行了起诉,有媒体报道,不过,”

  27亿元签下中超联赛两年独家版权,1亿美元买下亚冠、12强赛版权,7000万美元买下世界杯香港地区版权等,一共拿下了多达310项赛事版权,其中72%是独家资源。在赛事转播权上,当时诸多视频网站都无法与乐视体育相提并论,这其中甚至包括腾讯视频。

  然而,伴随着市场资金面收紧,加之贾跃亭造车、造手机引发的资金链问题,乐视体育陷入危机。

  现在的新入场者,已经不再试图做个体育的巨无霸,而是专心地争夺头部赛事版权,以传统的媒体方式来获利。

  但由于乐视B轮融资时,王思聪已减持抛售了股份,所以并未亏损。在众多股东中,除了王思聪和马云的云锋基金,其他无一幸免。

  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乐视体育,弹药充足,拿到融资后便开启了赛事版权的买买买。

  最终抢进去的“幸运者”,从社会影响力来说,助长了乐视体育的知名度。贾乃亮、孙红雷、周迅等十多位明星投资人,以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公司为主体,参与该公司B轮融资,合计投资逾1亿元,持股0.76%。此外,演员刘涛一个人就投入5000万元。而王思聪最高时持股乐视体育11.49%。这些名人大腕的加持让乐视体育风头正劲。

  2017年12月,上述核心股东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民事起诉书,指控时任CEO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多亿元借款,请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

  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恰好赶上了2016年繁荣的市场环境。当时,市场上泛滥的资金吹起了互联网体育的泡沫,促使乐视体育一度融资顺利。

  乐视体育的消散,不体面。即便没有乐视网的暴雷,它自身的摊子也铺得太大,想做体育媒体,也想做赛事运营,还想建设体育小镇,想抓的太多,最终一切都从手掌里流走。

  乐视体育成立之初,走的就是高举高打的路线亿元,宣称要打造“IP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全产业链体育生态型公司。

  除其内部原因,也有投资人慨叹大环境,“体育这个行业发展不起来,和缺乏人才有很大关系。”

  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贾跃亭出事了,他不仅没实现乐视体育3年不上市就回购股份的对赌诺言。更是在七大生态里,选择了造车,将其他一切抛诸脑后。

  曾有媒体报道,贾跃亭为了为了让乐视体育能够快速融资,不惜向融资方保证:假如乐视体育3年内不上市,就按照年息12%由自己和乐视网现金回购。

  在互联网体育这个赛道里,乐视体育的故事有其典型性,它的命运和整个行业大环境一脉相承,既赶上了行业的东风,也历经了风口消失后的落寞。

  “当年他们有一轮融资,很多机构都没能抢进去。”业内人士用“抢”形容当时乐视体育的融资盛况。更有传言提到,甚至有投资者给时任CEO的雷振剑送花,希望得到一些投资份额。

  2018年8月6日,爱奇艺与当代明诚旗下的新英体育共同宣布,双方已合资成立北京新爱体育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新英体育旗下原有的新英体育APP、新英体育网等终端名称已更名为爱奇艺体育,目前爱奇艺体育囊括了欧洲国家联赛、澳网、ATP、WTA等版权内容。而腾讯的王牌则是NBA这一版权内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